不可能的旅程

1955年,6位牛津和劍橋的學生駕駛著兩台車從倫敦出發,開啟了一次史詩般的探索未知世界之旅。 他們的目的地是新加坡,獎勵是成為歷史上舉足輕重的一筆。 Tim Slessor 是他們中的一員,他為我們回憶了當時的情況。

這次探險之旅是當時所有跨大陸探險之旅中路程最長的:環繞了半個地球,從英吉利海峽到新加坡。
當時我們幾個學生,沒有錢,沒有汽車,什麼都沒有。
大家在深夜坐在一起喝咖啡時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個主意,就像20世紀50年代的在劍橋的其他人一樣。 當時我去Adrian Cowell的房間喝睡覺前的最後一杯咖啡,他突然開始做白日夢似的說: 我們組織幾個人一起駕車去新加坡怎麼樣? 瘋了吧? 也許。 為什麼不行呢? 畢竟,在我們之前還從沒有人這樣做過。 我們可以做第一人。
於是我們找了一張地圖。 在上面大致描繪了路線。 粗略估算大概的里程。 當時我們一直談到深夜。
這次遠征的想法就是這樣產生的,或者更準確地說,就是這樣構想出來的。

在我們還沒來得及多想時,整個車隊就湊齊了。 首先加入的是攝影師Antony Barrington Brown (也叫BB)。 然後是大學汽車俱樂部的秘書Henry Nott。 還有Pat Murphy,我們的嚮導和簽證外交官。
然後,我們還想從牛津找一個人。我們是這樣想的:如果我們能成功找到兩輛贊助車,可以把一輛塗成淺藍色,另一輛塗成深藍色。 眾多媒體的關注增加了我們獲得贊助的機率。

我們派了一隊人馬到另外一個地方。 他們給我們找來了車隊總監兼機械工程師Nigel Newbery。 Adrian,最先提議的那個人,最後成了我們的商務主管——出納、會計和秘書。 接下來,我們先寫了一封信,然後親自登門拜訪了位於伯明翰的公司,試圖說服他們相信我們能組織完成一次在當時看來幾乎不可能的探險之旅。
正如Adrian指出的,盡管困難重重,如果我們真的成功完成了這次到新加坡的跨大陸之旅,Rover Company(Land Rover的前身)可獲得不可估量的宣傳效應。 幾天後,來信說他們採納了Adrian的提議。 我們頓時歡呼雀躍——然後再做了一些工作。

Jaguar Land Rover 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